Ranger汽车

不折腾就被淘汰 长安汽车不但要禁燃 2020年还要禁“非联网汽车”

人物:/admin 来源:未知 2018-11-30 10:12

  很奇怪,8月24日,在我参加长安汽车在中国智博会发布的“北斗天枢”智能化战略发布会上,这句自己都不记得出自哪位名家的名言竟然毫无预兆地从我的脑海里蹿了出来。

  也不奇怪,长安汽车绝对是近两年里那家爱折腾又会折腾的车企,似乎每一次战略发布会都要搞出一个行业地震,语不惊人死不休。

  去年10月份的香格里拉计划言犹在耳,到2020年,长安汽车将打造三大新能源车专用平台;2025年,将推出21款全新纯电动车,12款插电式混合动力产品;香格里拉计划还给出了长安汽车燃油禁售时间表,即2025年将全面停售传统意义燃油车。

  今年4月份,长安汽车开启“第三次创业”,即“创业、创新、创变、创速”,并发布2020年和2025年的目标:2020年销量达400万辆,其中新能源汽车销量35万辆;2025年销售规模达600万辆,其中新能源汽车销量116万辆。

  很多人都在说,电动化是智能化的基础,新能源汽车竞争的关键不在电动化,而在于智能网联化。所以,长安汽车的“北斗天枢”智能化战略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认为:天枢星,作为北斗星系第一颗星,有着引领者的内涵。长安汽车将智能化战略命名为“北斗天枢”,表明其志在将引领中国智能汽车产业的发展。

  还有很多人都在说,汽车行业处在一个即将被智能化重塑时期,面临着百年历未曾有过的大风口。甚至那些我们能叫得上名字的,被我们定义为科技公司的大部分企业,谷歌、苹果、腾讯、阿里、百度、英特尔等等,全都直接或间接杀了汽车产业。

  传统汽车,传统汽车人,怎么办?固守陈规甚至拼命抵制智能化,短期内仍然可以攫取燃油车的利润,毕竟燃油车才是绝对的主流;相比之下,主动迎接变化、改变自己观念、变革车企,则更加艰难且弥足珍贵。

  很明显,长安汽车属于后者,单从“北斗天枢”的战略名称,都能看得出,其志向不但要做“舞者”,还要做“领舞”。

  “将梦想的汽车变为现实,汽车商业生态将被重新构建。” 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表示,“在北斗天枢智能化战略的指引下,长安汽车将完成从传统的汽车企业到智能出行科技公司的转型,2020年将不再生产非联网新车,为实现此目标,长安将实施“4 1”行动计划。”

  所谓4 1行动计划,包括知音伙伴计划、合作共创计划、智能体验行动、智能联盟行动和千人千亿计划五个方面。分别对应以下:

  服务方面:打造车内智能出行伴侣:小安。为消费者提供安心(驾驶不再辛苦,解放双手双脚双眼)、开心(驾驶不再枯燥)、知心(生活不再孤单)、省心(用车不再费钱)服务。

  到2020年,长安汽车将建立1个客户体验中心、5大体验研究基地;到2025年,将建立5个全球体验中心、9大体验研究基地,形成亿级消费者体验大数据。

  平台方面:联手科技企业、互联网及供应商资源,打造软件数字化开放平台。2020年前,建成L3级自动驾驶智能开放平台;2025年,建成L4级自动驾驶的智能开放平台。

  产品方面:2020年,长安汽车将不再生产非联网新车,实现新产品100%联网,联网车辆累计可达200万辆。100%搭载驾驶辅助系统,在高速公路、堵车缓行路段、停车场泊车等场景下,实现自动驾驶。

  2025年,长安汽车的车载功能实现100%语音控制。L4级智能驾驶产品上市,“小安”可以自己开车,自动寻找车位泊车,为您提供定制化、无缝连接的出行方案,减少您的出行等待和拥堵时间。

  合作方面:构建智能驾驶、智能网联、立体交通三大产业生态联盟。在智能驾驶生态领域,与博世、德尔福、英特尔、华为、高德、北斗星通、千寻位置、地平线等公司合作;在智能网联生态领域,与腾讯、IBM、移动、联通、科大讯飞、博泰等公司合作;在立体交通生态领域,联合政府、通信服务商、房地产公司、出行服务平台等,联通高铁、飞机、地铁、公交等出行方式。

  人才方面:面向全球招募智能化领军人才。到2020年,打造2000人规模的开发团队,其中软件开发人员占比40%。到2025年,打造5000人规模的开发团队,软件开发人员占比提升至60%。

  时光荏苒,距离2020年已经只剩下1年半的时光,哪怕7年之后的2025年也不再遥远。长安汽车如此雄心勃勃的智能化战略,底气来自哪里?

  在智能化领域,长安汽车2017年12月,获得美国加州无人驾驶测试牌;今年3月20日,成为中国首家量产自动驾驶二级核心技术的企业;4月份,搭载APA4.0的CS75上市;8月份,搭载L3级别自动驾驶技术的长安CS55成功穿越可可西里无人区;9月份,搭载IACC技术的CS55也即将上市。

  中国乃至全球汽车行业的转型升级,对任何一家传统车企都是极大的挑战。因为传统汽车做得越好,维持现有格局、现有利益、抗拒变革的声音也就会越大。

  传统燃油车向电动化、智能化转变,技术的核心已经不再是内燃机、变速箱等高科技机械,而是譬如电池、电子、互联网、AI等等。后者并非传统车企的强项,这就迫使他们必须转身,与科技公司寻求合作。

  对多数人而言,主动走出舒适区是非常难的,对于一家巨无霸的车企来说同样如此,这也是造车新势力存活下去的机会所在。如果一家传统车企,能够拿出造车新势力一样的“创业”心态,那么它的机遇肯定会比消极等待的对手大很多、很多。